伦纳梵蒂

人, 生有余罪,死有余辜。
愿, 操刀立马,归于天涯。

如春娇(序)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 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 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像,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同的最高级来形容它。 就如同如果你曾见过花开,那你就一定懂这一刻的温柔。

那是醉了时光的缱绻。

它漫过卷卷潮汐,抚过潺潺年月,终于落到 心底。

从此朱砂痣映入白月光,兜兜转转,终得飞鸟停驻,深情完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