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纳梵蒂

人, 生有余罪,死有余辜。
愿, 操刀立马,归于天涯。

舂坎老街杨柳青

私设,不喜勿入。

 军区家属大院,一个听上去风光无限好的地方,这里的人,家里都有一两个拿着政府津贴的军人, 生活都要比一般百姓要好些,就连半大小孩都一个个背着军挎,骑着二八自行车满街乱窜。这里跟部队一样仿佛就是法度的象征,是无比高尚的地方。可身为大院一份子的沈炼却并没有这种荣誉感。

沈炼,一个被大院里那个负责拉起床铃和警报的老鳏夫卢剑星带大的孤儿,性格冷漠,不苟言笑,但是拳脚武功很好,人也生的好看,个子还很高大,按理说应该是不少院里小姑娘喜欢的少年郎。但是他那从早到晚都看着一副死爹亡妈模样的晚娘脸,导致整个大院,没几个人爱找他搭话。而他也乐得清静,平时除了扫扫树叶子,就是晒太阳跟自己下棋和去看同院的那个醉鬼丁修耍刀。

 

沈炼喜欢这个醉鬼,喜欢他的样子,喜欢他的刀,喜欢他的屋子,喜欢他弹无虚发的猎枪枪法还有他门口的看门狗。喜欢其他人不喜欢的醉鬼的一切。

而沈炼会对丁修有这种感觉,一开始纯粹是因为他觉得他们俩,是同一种人。

 沈炼是孤儿,丁修也是。他甚至都记不清自己家人的年纪样子和名字。每次有人问,他都乐,乐得打嗝,然后喝口酒,一嘴酒气的告诉人家自己不记得了,说只知道有个师弟还在老家山上悟道,然后你再问,他就什么都说不出了,只会让你给他拿酒,问一次一瓶牛二,这是他的规矩。

人们都说他被白酒烧了脑子,导致整个人神神道道疯疯癫癫的,本来还有几个好心的大爷大妈给他说过几个姑娘,对方看他照片也觉得模样还行,答应过见面,但是丁修要不就是喝的大醉起不了,就是去了也是一身酒气对人让人心烦。于是久而久之,他的这档子事情也就搁下了,一个人糊里糊涂也混到了现在三十大几的半 吊子年纪。

就连沈炼说喜欢他的时候,他听见了也是一副迷迷瞪瞪的醉态,只是从沙发上起身,晃悠着把沈炼逼到墙边,然后埋头就要亲他一口说要验验。

沈炼当时整个人都蒙了, 死抵着墙一脸的肌肉都绷紧了 ,但是却也没躲开,只是立在那儿,由着丁修脑袋一偏,在他颈窝处落下了那个带着炽热气息和酒气的吻,然后看着丁修伸手脱下了身上的旧棉袄,然后就被这个醉鬼拖着脖领子就给摁在了那张火炕上。。。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