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纳梵蒂

人, 生有余罪,死有余辜。
愿, 操刀立马,归于天涯。

舂坎老街杨柳青2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 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 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像,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同的最高级来形容它。 

                                                                            摘自双城记       

  

沈炼和丁修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变化。

沈炼依然每天来丁修的门房里与他喝酒,然后看着他自顾自喝的辨不清东南西北倒在炕上呼呼大睡 。接着就去取水,拧一把毛巾呼噜呼噜他胡子拉碴的脸,给他理好那床破棉絮,再将门口看门狗的链子解开, 接着拍拍手,伸个腰 ,摇摇晃晃的顺着小路离开。 

俩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那天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丁修就是个二五郎当的酒鬼,对于那档子事情,就是发生了,酒醒了也只是嚷嚷着头疼 ,根本就没多少印象。而沈炼从事情的一开始就是不想提的,毕竟这个时候的人们,都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是违常理不可能的事情,他也不甚例外。所以他也只能死死的将整个事情闷烂在胃里。最好连带着吃下的酒菜一起完全被消化,永远不为人知才最好。

然而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算拿棉布捂上不让人知也是没意义的。

而他们俩的事情还是被沈炼的养父知道了。

卢剑星那天其实并不是有意去丁修那里晃悠的,他只是看着已经是饭口了,自己家那个兔崽子还没人影,焦虑不过只能出去寻,结果找了一圈才听见同院的靳家小子说小崽子又去了前院那个酒疯子那里看刀。

于是他便拿着教训人的皮带杀了过去, 想给沈炼揪出来就一顿好打,结果刚刚到门口,还未抬手推门 就在支开的门缝里看见了那个丁修正压着自家兔崽子在那铺上逞勇耍狠的一节光景。而自家那个,早已经被人脱得赤条条的,随着那铺上不停挪动的狗皮褥子和身上人的节奏而无意识的哼哼着,就像一条濒死的求欢的白鱼一样由着那醉鬼摆布,无法挣脱。

当时的老卢眼睛都瞪红了,咬着后槽牙就想踢进去宰了床上的那个老疯子一泄心头之愤,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连脚都迈不开,只自己能直挺挺地站在门外,闭着眼在脑袋里过了一万种千刀万剐了丁修的办法,然后只能作罢,最后的他,离开了,拖着那根想教训谁的皮带慢慢的挪回了自家屋里。。。。。

 

对不起,我卡肉了可能下一章会补上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