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纳梵蒂

人, 生有余罪,死有余辜。
愿, 操刀立马,归于天涯。

1945

本篇掉落卜坤。依旧,都是假的!下一章应该会放洋灵出来了...


马蹄如雨,火光如龙。三十匹快马,三十根松明。三十条汉子三十杆枪,簇拥着蔡徐坤的滑竿飞奔在山路上!—自从嫁给了卜家那位爷,他就再没骑过马走过路。他习惯坐滑竿-----一张凉椅绑在两根一丈二尺长的竹抬竿上,一颠一晃坐在上面舒服如神仙。所以岩河上游的船寨里,专门备了一伙人练这门抬滑竿的功夫,他有个规矩:一组抬手四个人,脚步要整齐如一人,一口气跑三里路,滑竿不准比马慢,三里路一换肩,抛竿接竿要跟不换人时一样,一不能慢,二不能颠,总之不管跑多远,不管换多少次人,他在滑竿上睡着了不能被惊醒,不然竹笋炒腊肉—-寸把宽的板子,屁股开花。

他是在野猪油灯盏刚照亮山寨大厅的时候,接到的消息:人没在镇上落脚,三更鼓时出了镇子往了东。“我看,少扛把子是不放心在镇上过夜,所以才连夜赶路上雷公寨了。”来送鹞子信的狗伢子说。  

“二十多里地,乌漆麻黑敢赶夜路,当真以为山神爷爷没长眼么?”本来还在吃面的人听见信儿一把就抄起了枪:“传话下去,备马!”那人不过早动身两三柱香的功夫,从码头往西,也不过多跑十二里山路,不用算他都晓得,凭他手底下的快马,最多半个时辰,一定追得上!  

“叼进口的肉,飞不到天上去。也不晓得这背时的急逑。”他一上滑竿就眯起了眼睛,一颠一晃半睡半醒养起了神。滑竿突然停下了。蔡徐坤不睁眼也晓得,一定是到了三岔岭路口,他心想其实不必停:他了解卜凡,当然是走大路奔了雷公寨,难道半晚三更还拐去天堡寨不成?他听见前山老五吴疤子匆匆到了面前:“坤哥,山风刮了天堡寨。”天堡寨?蔡徐坤眯起的眼皮一下就睁开了。带着扳指的手轻轻一敲滑竿边,四个抬手赶紧落了竿—-路口的大树上,白生生留着新砍出的山风记号,树下草丛里,四块引路石一前三后摆得明白无误,那明明是指向小路的。  

“黑天半晚的,雷公寨不留,反倒投了天堡寨?”蔡小爷不禁皱起了眉头。吴疤子说:“坤哥,管他玩么子名堂,反正引路石总不得错。” “多些小心吧..”他挥了挥手:“追,看样子今晚上估计有事做了!”重新坐上滑竿的时候,他习惯地又眯上了眼睛,“好端端的,讲好了打回程也是直路,去么子天堡寨咯,真是..”

而他绝没有想到,就在他头顶上不远,有双手正攀着岩壁的葛藤,整个人悄无声息地悬在黑沉沉壁立的悬崖上。  这个人正压制着翻山越岭后急喘不止的呼吸,这双眼睛正在盯着脚下飞驰而去的脚力们。  直到长龙般的火把消失在夜色下,如雨的马蹄声渐渐轻远,悬崖上的身影才如猿般攀沿而去……

评论

热度(4)